学习园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青年家园 > 学习园地

你若盛开 “清风”自来

作者:暂无信息来源: 暂无 发布日期: 2014-06-18 浏览次数:

编者按:

这是一位被身边师生称为“三爱”的教师——爱学生、爱文学、爱教师这个行业。他爱的方式令人动容:上课时为了让学生更好地理解,虽然腰椎疼痛不能负重,但他用手拉车拖着《鲁迅全集》到课堂上配合讲解;居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远,为保证上课从容并精神饱满,他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通常头天晚上就住过来……当有人为评奖评先等各式名利争得不可开交时,刘俊峰始终坚守、潜心于自己挚爱的那一片天地,与所谓的荣誉以及一些花里胡哨的名衔保持距离。

人文学院的老师在形容刘俊峰时用了一个词:“纯粹”。的确,在人们感叹大环境污浊、人心不古以致把争名夺利视为人生追求现象弥漫校园的情况下,刘俊峰在教学时,在面对学生时,呈现出的正是这样一种精神。一个纯粹的人,必然守得住心中的理想和信念;一个纯粹的人,一定甘于寂寞,不会被名利和虚荣羁绊;一个纯粹的人,能够不惧任何困难和阻挠,追寻心中向往。

毛泽东在《纪念白求恩》中说过的一段名言今天仍不过时:一个人无论能力大小,只要有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人文学院的学生有给老师取昵称的习惯,如“清风爸爸”、“田伯伯”、“昌叔”等。这位“清风爸爸”姓刘,俊字辈,单名一个峰字,他给自己取了一字一号,以“清风”为字、以“岭南布衣”为号;他,真实、激情、爱憎分明、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他坚守“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教育;他相信,“相遇是一种传奇,在遥远的地方,一切虔诚终当相遇”。

“还没见到清风老师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清风老师应该是一个高高瘦瘦的文学老头。”魏同学在谈起清风时这样跟记者说。但现实生活中的清风老师是一个胖胖憨憨的中年大叔。同学们都说,这是一个很有激情、很可爱的老师。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钱理群先生在谈“教育改革”时曾提到“真正的教育从来都是‘润物细无声’的”。在实际的教学工作中,清风老师也一直践行着这一理念。他曾说过,教师应将个人生活阅历融入教学之中,否则他的教学就是不完整的,不健全的。所以,他教给学生的不仅仅是一份知识,更多的是一种智慧。09级有一莫姓弟子,在其《遇见清风》一文中写道,老师讲课的方式是桀骜不驯的,他从不按部就班地照着书本的思路去讲,他习惯将属于自己的一套小理论和小思想融于教学之中,这些理论看似有悖习惯思维,但却经得起推敲。

有部分弟子对清风老师在课堂上过多倾入个人情感表示不同的看法,认为这会影响学生对事情的客观判断。但07级的吴姓弟子则持相反意见,他认为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大学课堂,“如果我要看一本书的内容,买一本书就行,干嘛还用听老师上课?听老师上课就是要听老师的个人见解和观点。”10级一吴姓弟子认为,“清风老师的课与其他老师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并非机械的传授,而是在分享。”

09级的林姓弟子回忆,“老师的课很随意,很精彩。年月渐逝,书本的知识或许早已忘却,但你真正所收获的,是一份关于人生的经验。”让他记忆最深刻的,是清风老师说过的一句话,“规则是死的,但人不能比规则更死。”他感慨,“这句话对我的触动很大,并影响深远。”

“感性,真实”,是清风弟子对清风的一致看法,10级一吴姓弟子这样描述,“情动之处眼有泪光”。清风老师专门为他的清风弟子们做了一个名为《相遇是一种传奇》的视频,其中的一段话是这样的:“清风相信,相遇的人还会相信,在遥远的地方,一切虔诚终当相遇。”09级一莫姓弟子在《遇见清风》中回忆起清风老师在三水校区为他们上的最后一节课的情景,“清风说他决不再像以前那样在他弟子面前失态,然而他的眼终究还是泛红了。”

清风老师在给弟子们的一封书信——《师生之间——清风与弟子论学书之一》中写道,“我带你们的方式是采取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我不会采取放羊式的培养模式。我将非常用心地、有计划有步骤地、一步一步地把你引向学术研究的门口。” 10级一黄姓弟子在微博上表达了她对清风老师的喜爱,“余秋雨先生有《千年一叹》,我这小女子却也遇到了千年难得一遇的老师,有幸成为清风弟子。很喜欢上您的课,总是有种幸福的感觉。今天课后看到您和两位师姐的温暖拥抱,我震惊了!从未知道师生之间的距离可以如此亲密,如此感人。谢谢老师,有幸未来两年可以一起走过。”

但求耕耘,莫问收获

 

清风老师的课很受学生欢迎,无论是《读老子》这门选修课还是《中国当代文学史》这门人文学院的必修课,旁听的人都非常多,以至于后来中文班的学生都开始抱怨了。09级一黄姓弟子回忆起第一次旁听清风老师的课时的情景。他说,开始因无法接受清风老师粗犷的形象,差点一走了之,而又因为几分钟的徘徊,竟再也找不到坐的位置。后来清风老师把自己的椅子搬过来让给了他,自己则回到讲台上继续站着讲课。“至今想起,只觉甚是幸运,要是那时走了,就结识不了清风这一风流人物了。”

“若你想见他与此不同的一面,那最好的机会便是在课堂上。”有清风弟子如是说,清风老师为人谦和亲近,声线温柔,你无法想象如此醇厚之人在讲课激动时就“歇斯底里”、“顿足捶胸”、“暴跳如雷”的样子。谈起清风老师平时不羁的授课方式,10级一杨姓弟子深有感触,“记得一次老师在讲颂歌文学,当讲到臧克家是跪着唱颂歌的时候,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初时吓了我一跳,觉得无法接受,后来慢慢地就明白了。”大部分清风弟子在提起清风的讲课方式时都会说,“生动”。11级一张姓弟子说,“有一次,老师为了讲课形象,还把粉笔咬在嘴里。”而清风老师课程的生动,其中还有重要的一点体现在“表情”之上。对于这种生动的“表情”,10级一伍姓弟子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她感慨老师表情的“生动”,是整张脸生动地“皱”在一起,带着鲁迅式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痛心。

清风老师的声音高亢嘹亮,他曾调侃自己讲课,无论是楼上还是楼下都可以听到。一次,清风老师对他的弟子说了声抱歉,因为今天的嗓子不太舒服,可能会影响上课状态。初时,老师的声线还是颇为平和的,但是随着内容的深入,老师又禁不住激动起来了。“有时很替老师担心,这样讲课很伤嗓子的。”人文学院中文系的昌叔(昌庆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表示,嗓子问题是清风老师的一个老毛病,而且最近的椎间盘突出使得他行动时很遭罪,他希望清风老师能够多多注意身体。06级一弟子说,“老师的身体问题很多,这样的上课方式对老师身体伤害很大,但几代弟子都已经劝说过了,还是没有用。”

莫姓弟子曾说,清风老师在课堂上绝不矫揉造作,总是随着性情把自己的想法与学生交流,直言不讳地针砭时弊。一黄姓弟子用了八个字形容清风老师,“不知天高,知天无尽”。人文学院中文系的田伯伯(田忠辉)则在答新闻班采访时说,“清风老师是在用生命在讲课,他一直存在于一种‘真我’的状态之中,而这种状态,是有些危险的。”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清风一生执着于教育,弟子众多,并且私下与弟子相交甚欢。清风的弟子总结清风带学生的方式是:请本科生吃饭,请研究生喝酒。09级一黄姓弟子一直遗憾错过了一次与清风“把酒话桑梓”的机会,所幸的是后来能够得有机会,与清风还有几个学生在一号楼楼顶一起吃着西瓜赏月,一起谈天文地理、历史文学。

“在三水的时候,老师上完《读老子》,我们几个人便会陪老师沿着沁湖散步回公寓,那时夏天,老师兴致来时会与我们一起去商城吃西瓜,甚至会直接出西门喝酒去。”09级一林姓弟子回忆在三水与老师相处时的美妙时光,不无感慨。

弟子们常在微博上向老师表达“情思”,字里行间,情真意切。“当我离开学校,踏入人生另一个台阶时,带着感恩的心回首:感谢学校,感谢恩师。这就是我想要看到的自己。我释怀了,又有了愉悦的学习心情。谢谢您,清风爸爸!”私下,很多同学都说清风老师是一位亲切的,没有教授架子的老师。“感觉台上那个人,就是我们一个朋友。”10级一肖姓弟子如此描述。一吴姓弟子则对清风老师的微博头像情有独钟,“老师的微博头像是一个穿着长衫的学者背对着画面伏在桌案上默默书写,每当看到这个头像,心里就会涌上一丝感动,我觉得这是老师‘但求耕耘,莫问收获’的真实写照。”

清风老师热爱生命,因而对生命充满感激,他感激每一次“神奇”的相遇。他说,“往昔无穷,今日无数,在茫茫人海中茫茫时空中,我们竟然能在此时此刻共此良辰、共此美景,这就是偶然,这就是缘份,这就是神秘。”他热爱他的学生,把对学生满腔的爱意投注到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之中,他不仅想成为学生们的“爸爸”,还想做学生孩子的“外公”,他用他的热情感染着每一个清风弟子。10级一位姓吴的弟子就感慨地对记者说,“他是真心地感恩于这份偶然,感激于这种缘份,感动于这样的神秘,感谢这一切的机缘巧合。而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对世事有一定的了解,但仍能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像孩子的心一般纯粹。”

一林姓弟子曾说,“他不是用时间在讲课,他是用生命在燃烧。”

而清风,他正在用生命演绎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传奇,用激情感染着无数个不同的生命。

注:清风老师不喜欢接受采访,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老师是为学生而生的,父母是为了子女而生的,没有了后者,前者的存在没有任何存在意义”,他一直把他对学生的付出都当作是一种理所当然,是一种本分的付出,无需宣扬。